北京市运会花样游泳赛场的“扑水少年”

  北京市运会花样游泳项目的赛场上有五位男孩演绎了属于他们的”扑水少年”,而在未来的花样游泳赛场上,男性运动员的存在感也将变得更强。

  代表朝阳区出战市运会花样游泳混双比赛的11岁少年王昀格说,电影《五个扑水的少年》让他喜欢上了花样游泳:“有一部影片叫《五个扑水的少年》,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五个高中生学花游的故事,看过电影之后,我对花游就更感兴趣了,就更想去学花游了。”

  《五个扑水的少年》讲述了五个高中少年被赶鸭子上架学习花样游泳的喜剧故事。少年们不负青春,勇敢追梦,演绎了普通人的励志故事。在北京市运会花样游泳的赛场上同样有着追梦的少年。练习花样游泳三年半的王昀格可能因为年龄等原因没有办法走专业的竞技道路,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继续热爱着花样游泳:“我年龄过了就不能参加北京队,但是我会继续坚持的练下去,就是让更多人接触这个项目。”今年读六年级的王昀格面临着小升初,花样游泳作为一项锤炼意志品质的体育运动也得到了王昀格父母的支持:“我爸妈对于我在花游这方面的要求不是很高,他们希望我通过花样游泳练就吃苦耐劳的精神,有足够的精力去专心学习,还能够专心练花游,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王昀格的混双搭档张秋萌比他大4岁,两个人搭档三个月便在市运会的赛场上奉献了精彩的表现,比赛型的两人也算是超水平发挥,张秋萌表示表现优异的王昀格是跳组来和她搭档:“他是跳组过来跟我的,基本上都是会同组别去搭,差不了一岁或者两岁或者就是同一样大的年龄。跳组的话就基本上就是比如说小年龄组特别优秀,或者正好比赛缺人,教练就是想着找几个优秀的队员和大年龄组一起。”

  代表西城区参赛的朱家昊从小学六年级开始练习花样游泳,到现在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起初学习花游只是为了减肥:“当时还是比较胖的,就想有个运动来减减肥,从六年级就想着赶紧减肥赶紧减肥。就觉得站在领奖台上还有比赛的时候比较喜欢这个项目。”

  朱家昊表示市运会将是他的“退役之战”,但是花样游泳给他少年时代带来的精彩与历练将一直陪伴他以后的道路:“可能比完这次就退役了,还是会把花游当做一种兴趣,会时不时在水下游一游,花游培养了我的意志力。”

  本届市运会参赛的69名运动员中共有5名男孩参赛。这项在大众眼中的偏女性化的运动正在迎来越来越多的男性参与者,男生也可以通过身高、臂展、腿长的天然优势,在水中展现出力量之美。

  2022年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20岁的石浩玙作为中国花样游泳队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男运动员第三次参加世锦赛,他为中国花样游泳队摘得两枚混双项目铜牌,创造了中国花游男运动员新的历史。2023年福冈游泳世锦赛将增设花样游泳男子单人项目,这也预示着在花样游泳这项运动中,男性运动员的存在感将会变得更强,这也将为花样游泳项目带来更多的精彩。中国花样游泳队教练、北京花样游泳队主教练张晓欢表示:“整个花游新一周期规则的修订,包括赛事的增加,项目的增加,也推动了另外一个性别进入到花游泳这个项目当中。从明年的福冈世锦赛开始新增设了男子的单人项目,这是首次男子以独立的身份进入到花样游泳项目当中来,我觉得是一件特别振奋人心的事情。因为男子的加入一定会让这个项目更加的精彩,像花样滑冰,像体育舞蹈这些都有男性的参与,他们一定会让这个项目有更快的速度,更高的高度,然后也符合奥林匹克的精神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男子的加入除了在艺术表现力上增强另一个性别的这种美感。如果男子进入到集体当中来,一定能够提高我们力量的感觉,托举抛的高度一定会上升到一个新的档次,所以我们也很期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Related Post